沐沐

做自己喜欢的事

新人临摹
松鼠

雷狮Ծ ̮ Ծ
照着水卡画哒!虽然头发画不好_(:з」∠)_
新手一只,多多关照Ծ ̮ Ծ

【雷安】星际快递员

OOC!!!

安迷修是一个星际快递员,他常常在各种星球中.....送快递。当他满怀希望去骑士团时却发现,整个星系骑士要求净身高一米八。

净身高一米八......

于是他只好放弃了骑士这个梦想,不过他发现,当那些快递员到收件人的家门口时主人都是满怀期待的等待他们。这样子......也不错嘛!

安迷修就这样成了一名星际快递员,因为有礼貌而且速度很快,连续几年都是“最佳星际快递员”。一想到这里安迷修就开心,可是最近......

“安迷修!这次是你第三次差评了!”丹尼尔把单子放在桌上说,“你可是从来不会出错误的,再这样下去,你是没有‘最佳星际快递员’了!而且下次你就别来了!”

“什,什么!?”安迷修顿时感到晴天霹雳,难道他要失去这个工作吗?“老板!不!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客户就是上帝,这个客户给你三次差评了!”

望着丹尼尔远去的背影,安迷修握紧拳头,眼里仿佛喷出了怒火。

“雷狮......你等着!!!”

事情就发生在几个月前。

安迷修来到玳瑁星送快递,当他哼着歌感到送快递是多么开心的事时。

“喂!我们打架吧!”

安迷修跑到自己刚刚路过的小巷子里发现一个黄毛的还不穿上衣的人对两个头上顶着个呆毛的人说。

“喂!不许欺负弱小!”安迷修的正义感上线,立马冲出来站在那两个呆毛前面说。

“欺负弱小?什么叫欺负弱小,明明是他们先撞我的!”黄毛说。

安迷修看了看双方,黄毛一大高个,气势汹汹,而自己这边的两个呆毛瑟瑟发抖抱在一起。谁信黄毛的话谁就是傻子啊!

“你骗人吧!他们怎么可能会撞你!”

“那个......”安迷修身后一个呆毛说,“我们确实撞了他。”

“......”

“看!我都说了嘛!”

“那也不行,要打,”安迷修把快递放一旁,“也要和我打。”

黄毛愣了一下,说:“也行,反正和我打架就好了。”

......

雷狮他们刚从商店里拎着一大袋啤酒,发现本来在门口的佩利不见了。

“佩利这家伙,跑哪去了?”帕洛斯嘟囔着。

他们突然听到旁边的小巷子里有打斗的声音,其中还有佩利的声音。

“老大!!!”

“是佩利!”雷狮他们赶去小巷子里看,却发现......佩利被一个快递小哥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嘶.....”佩利看到雷狮他们,说“老大!这个人把我打倒了!天哪!太棒了!!!”

三人+安迷修:“......”

“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把我的手下打倒?”雷狮走近说。

安迷修皱皱眉,说:“不知道。”

雷狮一个趔趄,  差点摔倒,他立马站好,说:“咳咳我是雷狮!”

“雷狮是谁?”

“......”

“哎呀不好了!”安迷修看了看表,“再这样下去就送不了快递了,你们快走吧!”

两个小呆毛立马溜走,雷狮青筋暴起,说:“你留下!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放人!”

这个人真不好对付,安迷修想。他拿出自己拆快递的两把美工刀,说:“好。”

雷狮一看,安迷修有武器,这可不行,于是他掏出刚刚在超市买的很大的玩具锤。

“铃铃铃!铃铃铃!......”

安迷修反应过来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响,他接起电话:“喂?你好......真是不好意思!现在就送到......嗯嗯,好的。”

安迷修挂完电话,把快递搬起,说:“在下去送快递了,告辞。”说完便跑走了。只剩雷狮海盗团四人大眼瞪小眼。

“大哥。”卡米尔发现地上有一个证件,他捡起来递给雷狮。

“哼,安迷修......你完蛋了。”雷狮看着证件,上面的安迷修微笑着,旁边写着“星际快递,安迷修” 。


“安迷修,这是你的新证件。”

安迷修递过他的新证件,叹了口气,没想到送个快递还拿把证件丟了。他去领了些快递,看到有一个地址写着“羚角号”。

一旁的金凑过来,说:“啊,莫不是那个雷狮海盗团的羚角号吧?”

“雷狮海盗团?”

“对呀!这羚角号还是艘飞船呢!安哥你要找可能有点麻烦了。”

这年头地址是飞船的也不稀奇,只不过这雷狮海盗团 ......安迷修想,好像在哪见过。嘛,算了,还是去送快递吧!

为了方便星际快递员送快递,每个快递员都会有一个定位。然而......安迷修看了看他不知道路过了多少次这个星球,他感觉他被人耍了。

这个羚角号只要一看到他就跑向东边的星球,等他一到东边羚角号就跑向北边的星球。一开始他以为羚角号只是有事情才这样的,可是......

谁能告诉他谁家飞船故意绕着东西南北四个星球转啊!!!

他一停,羚角号就停,他一动,羚角号就动,这不摆明了在耍他。

安迷修气得直吐血,终于,他看到羚角号进了一个星球。太棒了,快去找羚角号吧!


“大哥,机油没了。”卡米尔说。

“啧,”正耍着安迷修团团转的雷狮说,“那就去最近的星球加油吧!”

“老大!你为什么要绕着这几个星球转?人家快递员都送不了快递了。”佩利问道。

“佩利,你懂什么?雷狮老大在耍他呢!”帕洛斯说。

“耍?可以打架吗?”

“......佩利,吃肉。”



“终于找到你了,”安迷修站在加油场,看着眼前的羚角号,“羚角号。”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卡米尔先生吗?”

卡米尔转过身看到安迷修,说:“有什么事?”

“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安迷修把快递递给卡米尔。

“不行。”雷狮从暗处走出来。

“怎,怎么是你!?”安迷修大叫,忽然想到金说的那句话,“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什么雷狮海盗团的雷狮。”

“......哼!告诉你,你上次敢在我眼前逃走,好大的胆子!”

“什么叫逃?”安迷修皱皱眉头,“明明在下是在给美丽的小姐们送快递。”

“......”这家伙,雷狮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我不管!反正,你别想让我签收快递!”

“你!”安迷修急眼了,说:“这个快递是蛋糕,现在正是很新鲜的程度,如果错过了这一时期,就享受不到蛋糕最美味的时候了。”

“哼!那又怎样......”雷狮话还没说完,看到卡米尔已经签收快递在那里享受了,目瞪口呆“卡米尔,你!”

“大哥,我们要享受蛋糕最美味的时候。”

“你.....唉。”雷狮无可奈何看着卡米尔吃蛋糕,他看向安迷修,发现安迷修已经跑远了。

“拜拜咯!你这个恶党!”

“......这个安迷修!!!又从我眼底下逃走!!!”雷狮气得一拳把旁边的树断。

.

安迷修刚跑离那个星球,发现自己千年不变的好评来了个差评,“在,在下居然得到了差评.....”安迷修如晴天霹雳般跪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他面如死灰再次打开手机,一看,客户是“卡米尔”。

“雷狮.....我和你不共戴天!!!”




就这样下去,雷狮几次快递都指定安迷修送,看到安迷修被他耍得团团转的样子,还有看到他态度转变的样子,雷狮就感到贼开心。

“你好!你的快递!”

雷狮看到自己面前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快递员,感到诧异,说:“我不是叫安迷修送吗?”

“安哥请假啦!我来代替他。”

“哦。”雷狮签收着快递,心里在嘀嘀咕咕想着,这个快递员居然叫安迷修安哥......

“雷狮老大,你怎么一脸不爽啊?”帕洛斯打开快递,把里面的项圈给佩利戴上,看了看一旁不知喝了多少罐啤酒的雷狮。

雷狮又开起一罐啤酒,说:“没什么。”

“哦?”帕洛斯眼睛转了转,说:“莫不是那安迷修.....”

“谁说他了!?他不就是没送快递嘛,反正还有下次!关键是,关键是......”雷狮说着说着就不说了。

“关键是什么呀?”帕洛斯问道,看到雷狮一脸便秘的样子不肯说出来,“是不是安迷修和别人很亲密啊?”

“才不是!?”雷狮突然炸毛,“不就是那个快递员喊他安哥而已,我都只喊他安迷修,他就喊安哥了,和安迷修那么亲密......”说着说着雷狮有点不自然,他喝了口酒,瞟向别处。

帕洛斯和卡米尔对视一眼,说:“既然如此,就让他不当快递员好了!”

“不当快递员?”

“对呀!这样子,那个快递员和他就很少见,岂不是好?”

雷狮没说什么,只是阴阴地笑着,看向某处。




于是安迷修成功的得到了第四个差评,他被丹尼尔赶了出去。看着手机上的差评,安迷修想杀人,他甚至放下自己的尊严讨好恶党,结果还是差评......

“雷狮..... (╬ ̄皿 ̄)。”

一个人突然从安迷修身边走过,撞了他一下,安迷修一看,发现有一张纸。

“喂!”安迷修对那个人说,“你的东西!”

那人没有回应安迷修,安迷修看了看那张纸,上面写着“雷王星骑士团招新......净身高一米七九”。

“净身高一米七九!?太棒了!在下可以去当骑士了!!!”安迷修欢呼雀跃,立马跑去雷王星。



鬼狐正在王宫大门待着,看到一个神速赶来的人突然在他面前,说:“你好,请问这里是王宫吗?我来当骑士的。”他一看,安迷修不知不觉把衬衫上的两个扣子解开,汗顺着脸流到露出来的小麦色胸膛上,脸红扑扑的。

他忽然明白雷狮为什么叫他在这里等一个一米七九想当骑士的人了。

“咳......是的,请和我走吧。”鬼狐收回目光,把安迷修带进去。

鬼狐把安迷修带进一个办公的房间里,他拿出一个合同协议,说:“你的身材和力量很适合我们骑士团,如果你愿意的话请签名。”

“好!”安迷修拿起笔也不细看就签了自己的名字,看到期限时 ,说:“那个......我可以在这里待多久?”

鬼狐想了想,笑意盈盈地说:“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但是如果违反一些事情国王会下令把你赶出去,但是,你可以待一辈子哦~”

一辈子!?安迷修感觉自己前脚落入地狱后脚就上了天堂,能成为一个骑士太棒了!于是他在期限上写“一辈子”。

真是个粗心的人呢,鬼狐只是笑了笑,他给安迷修倒了杯茶,说:“喝点茶吧。”

安迷修把茶杯里的茶全喝完,刚刚跑来这里都没有喝水,这下把他渴坏了,根本没有看到鬼狐的表情。喝完,他觉得有点困,可能是累了吧?刚想抬头跟鬼狐说一声就两眼一黑睡倒了。

鬼狐凑到安迷修身旁,说:“安迷修?安迷修?”

见安迷修没有醒,他叫两个士兵进来,望着士兵把安迷修抗走的背影。

“本来以为喝一口就好了呢,一下喝完,这么大的药效,”他顿了顿,无奈的说:“怕是要晚上才醒了呢。”



安迷修感觉自己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还有淡淡的香味,手上却有凉凉的质感,让他的手动弹不得,他不舒服地挣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墙上的壁画和周围的摆设,很明显是王宫。

“哟,你醒了。”

安迷修朝声源处看了看,看到雷狮在他的旁边,托着腮看着他,安迷修一下坐了起来,惊讶的说:“雷,雷狮!?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我当然可以在这里啊。”

“你家?”

“对呀!你不知道雷狮海盗团的雷狮是雷王星的三王子吗?”

“......”说实话,安迷修真不知道。谁会把彬彬有礼的王子和雷狮想到一起呢?

“嘛,算了,反正你以后就和我在一起了。”

“!?你什么意思?”安迷修挣扎起来,发现自己手腕居然被拷着。

“你别这样看我,我还不是担心你会跑,我雷狮的三王妃,是绝对不能在我眼底溜走的!”

“什么叫三王妃!?”

“你不是签了合同了吗?”

“嗯。”

“那是结婚协议。”

“......”






end



哦呵呵,一辈子哦~(◔◡◔)

【雷安】(ABO)痕迹(番外)

雷狮Alpha ,安迷修Omega

安迷修发现自己在一个深山里。

他记得原来自己和雷狮他们一起回到另一个世界的,可是......

看着四周都是树,安迷修发现有一条小路。

只有一条。

安迷修皱皱眉头,没说什么,抬头看看天,快落日了,如果还待在这,不是个好事。

他走向那条小路。

仿佛这条小路是为他而准备,虽然弯弯曲曲,只是在绕,四周的景色明明是一模一样,但是却感觉远处的景色会不一样。在这一片黑暗的森林里,会有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

渐渐的,太阳已经西下,四周一片黑暗,安迷修看到小路的远处有一个微亮的地方。

那里一定是安全的。安迷修不知道为何很自信。

他寻着那光,渐渐的,他看到了那光。

那是一个款式简朴,很阴冷的小木屋而已,可是里面却有暖光发出,仿佛把一切都变得温暖了。

安迷修不经思考就走到小木屋门口,门口有一个小马的铃铛,敲一敲门就会发出悦耳的声音。不知为何,安迷修觉得这很熟悉。

他轻轻敲了敲那已经经历过不知多少岁月被风雨侵蚀的木门,生怕把它敲坏。

“来啦。”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女打开了门,她身上有面包的香味,看到安迷修,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转头对屋里说:“父亲!安王后回来啦!”

安王后?看来自己已经在那个世界了。

“什么?咳咳......快扶我起来。”屋里传出熟悉却苍老的声音。

少女扶着一位披着外套的老人出来,安迷修一看,记忆涌入脑海。那熟悉的双眼,被岁月用刀割成的锋利的脸,多的只是白发和皱纹。

“师父。”安迷修眼眶一热,拥抱他面前的老人。老人已经没有他高了,甚至还很瘦弱。

“迷修,九年过去了,你怎么才回来?”老人拉着安迷修进入木屋,命少女准备热茶。

“师父,这说来话长,不过,你怎么......”安迷修紧紧抓着安师父的手,他的手也没有以前那么强壮有力了。

“我没事,你的手冰冷冷的,肯定是在外面待久了吧?快喝了这杯热茶。”安师父转移话题。

安迷修喝了一口,熟悉的口感让他惊讶不已,没想到现在师父还有他喜欢喝的茶。

两人聊了一会,少女便把安师父带回房间休息。安师父虽然还想聊,但是只好撅撅嘴进房睡了。

安迷修被逗笑了,心想,这个世界也很好嘛。

“父亲自从您走了便患上重病,我虽然是他捡的,没见过您,但是父亲的房间里摆这你们的照片。父亲这几年甚是想念您,每天都看你们的合照呢。”少女说,“现在您回来了,父亲也好了很多,看您没有怎样,真是太好了。”

少女边说边领着安迷修上二楼,到了一个房间,她打开门对安迷修说:“您的房间我每天都打扫呢,明天一早我会带您出去的,好好休息吧。”

安迷修看了看他的房间,还是老样子。师父给他打制的剑还挂在墙上,自己的小马被子还在,桌子上还有花,花瓣上还有几滴露珠。

安迷修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也许是好久没睡自己的舒服的床吧。

安师父和他们告别,他坐在马车上,回头看了看逐渐缩小的木屋,原来我属于这个世界啊。他想。

到了首都,安迷修让少女送他到广场就好。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自己的记忆渐渐恢复了。

他走到广场中心,看到了面前立着大大的雕像。上面有三个相互依偎的人,他一看,愣住了。

“妈妈你看!这就是国王,王后和他们的孩子吗?”一个年幼的小女孩问她身旁的妇人。
“当然啦!”
“那王后很温柔吗?”
“王后是一个很温柔,很好的人呢......”妇人说着说着忽然哭了,一旁的市民也哭了。
“王后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国王和小王子什么时候把王后带回来啊......”
“他是我们最后的王后,我们永远忘不掉。”一个男人说。

安迷修也想哭了,他没想到自己离开这几年会发生这么多事。

“听说国王和王子带王后回来了,他们现在在王宫庆祝呢!”一个身穿斗篷的白发男子说。

“什么!?国王他们回来了,我们快去看吧!”一个市民建议。

于是原本拥挤的广场一下就没人了,只有安迷修和白发男子。

王后他们在王宫......可是我是王后,我在这里啊!安迷修一想,十分着急,这是怎么回事!?

“你在说什么!?王后没回到王宫啊!”安迷修质问白发男子。

“你怎么知道?再说了,我会撒这种谎吗?”白发男子说,“不信你就去看看呗!”

安迷修急忙赶去王宫,这时王宫举办了一个很大的聚会,不少市民在庆祝。

“各位市民们,”卡米尔身穿一身华服,市民们停止自己的动作,都看着卡米尔,“今天是个可喜可贺的日子,我们的国王他们回来了,让我们欢迎国王他们出来吧!”

市民们都欢呼着,看着他们的国王和王子出来。

国王和王子同样身穿华服,雷狮戴上他的王冠,高高在上看着他们的子民。

“等等,王后呢?”一个市民发现了。其他的市民也开始议论纷纷。
“该不会是没有带回来吧?”
“不可能啊.....”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卡米尔试图让市民们安静,却越来越吵闹。

“大家别急,”雷狮说,市民们立马安静起来,“王后,就在那里。”他指着大门。

而此时的安迷修已经看到王宫举办聚会的地方,他用力把大门推开。

“嘭!”大门突然打开,是气喘吁吁的安迷修。他刚要说话,发现大家都盯着他。

安迷修有生之年第一次因为很多人盯着他脸红了,而且还是炙热眼神......

“是王后!”
“王后殿下!!!”×N......

“还等什么,快上来啊。”雷狮说。

啊?我吗?安迷修反应过来,看了看雷狮。

雷狮仿佛看懂他的眼神,对他说:“当然!你可是王后!”

被这么多人看着,安迷修有点不好意思,慢慢地走。

“这么慢,你是蜗牛吗?”

安迷修一听就怒了,头上的呆毛直接立起来,居然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损他,找时间一定要整死他。他跑向雷狮,离雷狮很近的距离时,雷狮忽然拥抱了他。

“欢迎回来,我的王后。”雷狮说。

安迷修愣住了,直到发现脸颊上有凉凉的感觉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他忍了很久就因为这句话哭了。

“嗯,我回来了。”

九年前的今天,他没有为雷狮加冕。
九年后的今天,他们再也不会分离。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相视而笑,永远,永远都不会分离。







番外晚。

很抱歉现在才更,但是因为周末有点忙......晚修回来我赶紧更,毕竟不能言而无信。

下周继续出文,已经有一个小脑洞啦!(๑❛ᴗ❛๑)

【雷安】(ABO)痕迹(7)

雷狮Alpha酒吧老板,安迷修Omega大学生

雷狮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安迷修,意想不到会这样。
吻毕,安迷修扭过头,脸红红的,不敢看他们。
“安迷修,你......”
“额,那个,我,我......”安迷修支支吾吾的说,“雷狮,你,你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国王吧!?”
“!?”雷狮只是稍微有点惊讶,很快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你在说什么,我不是。”
“那本书,那本书已经告诉我了,你就是国王,我就是王妃,我们的孩子,”安迷修指向小睿,“就是小睿!”
雷狮面无表情看着激动的安迷修,说:“什么书?可以把你变成傻子。”
“雷狮!”
“卡米尔还在家里,小睿我们走。”雷狮牵着小睿的手。
“雷狮!你在逃避我!”安迷修说,“为什么要逃避我?你明明知道我刚刚说的就是现实,对不对?”
雷狮站在门口没有说话,他背对安迷修,安迷修完全看不到他的脸,小睿却看到了。
他看到雷狮在哭。

过了许久,雷狮依然没说话,他把小睿带出去了。
门“嘭”的关住了,安迷修感觉他心里的门也关住了。

他没说话,神情恍惚,为什么?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安迷修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了,下着倾盆大雨,夜黑黑的,没有星辰大海,只有雨。

只有雨。

他走出去,没有伞,貌似也不需要伞,他就一直淋着雨回家。
“哒,哒,哒......”
渐渐的,雨小了,几乎停雨了,路上只有安迷修的脚步声。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路过了多少辆计程车和公交车站,也不知道自己路过了多少家商店。他明明可以坐车回去的,也可以去商店买伞的。
可他仿佛与这个世界隔绝了,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哒,哒,哒......”
他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他在走。
“嘭!”的关上了门,他才发现。
他走进自己的心里,关上了门。

他洗了个澡,看到腰上的印记,他哭了。
他如小孩一般,从哽咽到嚎啕大哭。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他只知道自己。
心如刀割。
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痛?
不知道,我不知道。

洗完澡后,他的眼睛红红的,看到床,他二话不说就躺在上面。
他忽然想念和雷狮在一起睡的床。
他深吸一口气,却失落了。
床上没有雷狮的味道。
也没有温暖的身躯贴在自己的背后,紧紧抱着自己。
明明只睡过两次,却感觉很熟悉,那种亲密的感觉,就好像从一开始就有,很熟悉,很熟悉。

安迷修睡着了,枕头上湿湿的,只是口水,对吧?

雷狮透过车窗看楼上那间已经灭了灯的房间,没说什么,打开车窗透透气。
明明雨停了,地面很湿润,他却越发的感到烦躁。
“啧。”
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机点烟。
他呼出烟,黑暗中只有烟头发出的火光。

天渐渐亮了,烟却不知道抽了多少支,雷狮看到微微亮的天才反应过来已经早上了,自己居然已经在车里待了几个小时,烟灰缸里满是抽完的烟,他把最后一支烟掐灭,看了看对面的居民楼,安迷修正出来晨跑。

他瘦了。雷狮想。
他昨天没睡好。雷狮看到安迷修的黑眼圈渐渐皱起眉头。
他哭了。雷狮不经脑袋一想就打开车门。

安迷俢刚经过雷狮的车,这张扬的酒红色,看来这个车的主人是个骚包。安迷俢暗自吐槽。
车门突然开了,一只手抓住安迷俢的左臂,猛的一拉,安迷俢被拉进车门。
“wc,谁啊!?”安迷俢难得说脏话,转头一看,一双含有星辰大海的眼睛正盯着他,他看不见在暗处的人,只看到那双眼。
安迷俢愣住了,目不转睛看着那双眼。
“你昨天怎么哭了?”那双眼的主人问他。
安迷俢反应过来,他仔细一看,是雷狮。
“还真是个骚包。”安迷俢暗自吐槽。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你怎么在这里?”安迷修看到烟灰缸里满满的烟,看来雷狮在这里待了很久。
“路过而已。”
骗人。安迷修不知为何心情有点好。
“你怎么哭了?”雷狮又问,他刚把手抬起来,又放回。
“没事,你干嘛把我拉进来。”
“......”雷狮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把安迷修拉进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我是疯了吗?雷狮心想。
“既然你没有什么要说的,那我走了。”安迷修把手放在车门把上。
“我有要说的。”雷狮抓住安迷修的手臂。

wc,为什么我要怎么说,我傻了吗?雷狮心想。
“那你说吧。”安迷修转过头看。
“我,我......”
“雷狮,”安迷俢叹了口气,“告诉我,我昨天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雷狮把头扭过去,背对安迷俢,过了一会,他说:“是真的。”
安迷俢瞪大双眼,他抓住雷狮的双肩,“那你昨天为什么......”
“如果我说是,你会和我回去吗?”
“......”
“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我很兴奋,因为我想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我甚至在你上学的地方开店,各种方法想接近你。
可是我发现,你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活,如果我突然跑出来说你是我的王后,要你和我回去,你会听我的吗?”
安迷俢愣住了,他看着雷狮高大宽厚的背,那本是让人感到温暖可靠的,却有一种孤单的感觉。
“你在这里待得很开心,我想,我不能让你不开心。和你近一点,拥抱你,和你一起睡觉,终于不是自己早上醒来的时候一个人在床上了,那这三年值得了。”雷狮转过来,他抓住安迷俢的双手,说:“安迷俢,我可以不要这个国王的位置,没有你,我还当什么国王?
我只想要到老身边还有你,过着自己的小生活,无时无刻都有你。
而不是每天都面对着那些文件,什么国家大事,都没有你重要。”
安迷俢看着眼前的人,他终于明白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了。

“安迷俢,我......唔!”雷狮没说完话,因为他的唇被安迷俢堵住了。
两人吻到快没气时,才不舍的分开。
两人对视了一会,这回雷狮扣住他的头,来了个法式舌吻。
安迷俢把双手环住雷狮的脖子,他微笑着流下泪水,他明白了,他一切都明白了。

“安迷修,你知道勿忘我的花语吗?”

安迷修当然知道,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花语。

请不要忘记我真诚的爱。

他想,他从没忘记过。

END

痕迹到此完结,感谢大家的收看,本来只是自己突发奇想的,想写出来给自己看,也给大家看,文很烂的是真的,如果厉害的写肯定会把里面的情感更加流露出来,后续会更的,下个周末的事了。

雷狮结婚时胸花的是白玫瑰,代表我足以与你相配,对雷狮来说,他只爱着安迷修,只有安迷修和他最配。

而安迷修的胸花是勿忘我,代表不要忘记我纯洁的爱,这个花语在6,7章中有着很重的线索,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_(:з」∠)_
现在觉得前面几章写的好辣鸡,尽力把这里写的长点,结果还是很短小......_(:з」∠)_

谢谢大家的收看~

【雷安】(ABO)痕迹(6)

雷狮Alpha酒吧老板,安迷修Omega大学生

【安迷修发现自己又做梦了,他站在教堂门口,教堂周围布置着很多一个王冠上有L的旗帜,人们纷纷走进教堂。
“三王子和他的王妃好般配啊!两人好幸福!”
“对呀对呀,三王子为了他的王妃,硬是在世界各地寻找各种珍宝给王妃。”
两个女生走过安迷修说。

神圣的教堂里,座位上渐渐坐满了宾客。这时,弦乐四重奏的乐队开始拉起舒缓抑扬的古典曲目。人们的交谈声渐渐轻起来,不少人开始引颈盼望,因为婚礼即将开始。
音乐停止后,主婚人走上婚礼台。
接下来进场的新郎在众人注视下走过婚礼的甬道,他的黑发被打理的很整洁,身穿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系着白色领结,带着白玫瑰胸花,他站在婚礼台,微笑看着向他走来的人。
他走在被花童撒得满地都是花的白地毯上,身穿一身白西装,系着黑领结,带着勿忘我的胸花,他很紧张,头上的呆毛一直立着,但看到他对他满是爱意的眼神时,他笑了,走向他的新郎。
两人面向主婚人站定,主婚人致辞: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友、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在这幸福美好的时刻,我们将见证雷狮和安迷修两位新人的婚礼。首先!我向两位新人和他们的全家表示衷心的祝贺!
......
雷狮先生,你愿意和安迷修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建,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是的,我愿意。”
“安迷修先生,你呢?”
“是的,我愿意。”

随着教堂的钟声,白鸽飞舞,阳光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大窗洒在新人的脸上,照亮了新人幸福的笑脸。“从今以后,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还是贫贱,是健康还是疾病,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要支持你,爱护你,与你同甘共苦,携手共度,直到我离世的那一天。”
新人的誓言在教堂中回荡,他们的爱情也将像这座教堂一样经历了无数的风吹雨打依然屹立在那,直到永远!

安迷修这次没有说话了,他目瞪口呆,因为他看到三王子和王妃的脸了。】

安迷修从梦中惊醒,他看了看闹钟,晚上03:25。
肚子有点饿,去楼下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吧。
他刚到楼下,就发现安莉洁在煮面。
“啊,安莉洁,你也在呀。”
“对呀,我煮面吃,你要不要一起?”
“好。”
安莉洁把乘满面的碗放在桌子上,和安迷修一起在餐桌吃。
安迷修在想着刚刚的梦,就听到安莉洁说:
“你,有烦心事。”
“!?”安迷修抬起头看安莉洁,“你怎么知道!?”
“你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安莉洁吃完面,起身去厨房洗碗。
“你都知道什么吗?”
“我并不知道什么,只是我的直觉在告诉我,你身份并不简单。”安莉洁说。
经安莉洁这么一说,安迷修忽然想起她之前因为直觉很准,可以看透人心,所以在大学也是有“圣女”的称号。
“安莉洁!你一定还知道什么!”安迷修说。
“唔......要是说你的话,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却又是这个世界的人。”安莉洁回房间休息了 。
“不是这个世界,却又是这个世界的人......”安迷修喃喃自语,难道,这一切都和最近做的梦有关!?

安迷修彻夜难眠,直到早上收拾好行李和大家汇合。
“哇,安哥,你昨天没睡吗?黑眼圈好大。”金看到安迷修顶着两个熊猫眼。
“哈,哈,没什么。”
“连头上的呆毛都弯了,看来安哥心情不好啊。”埃米瞧瞧说。

从上飞机到到达L市安迷修都没有看到雷狮他们,虽然很想找他问个清楚,可如果他不知道呢。安迷修想。
为什么昨天的梦是婚礼呢?为什么是我和雷狮,三王子......雷狮是三王子!?安迷修猛地抬起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还有那个婚礼上和自己腰上的印记一模一样的旗帜,还有小睿......
安迷修一到家就放下行李冲向L市最大质料最全的图书馆。

“你好,我想找一本书,是描写一个雷姓皇家的。”安迷修对图书管理员说。
“雷姓皇家?貌似这里没有啊,这个世界没有雷姓的皇家。”图书管理员说。
“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安迷修喃喃自语,“对了!”

“格瑞!格瑞!”安迷修急迫地敲门,格瑞打开门。
“干嘛?”
“帮我找一个雷姓的皇家。”
“雷姓?”格瑞皱眉,“没有雷姓的皇家。”
“唉唉唉,”安迷修阻止格瑞关门,“我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可是我要的是另一个世界的。”
“另一个世界?”
“没错。”
“格瑞,你们在干嘛呀?”金从房间里出来。
安迷修看到金,立马说:“金!帮我个忙!”
“啊?什么忙?格瑞我们帮他吧!”
“......好。”
安迷修故意抓住格瑞的软肋,果然格瑞答应了。

来到格瑞的书房,万万没想到书居然这么多,已经赶上图书馆的一半了。
“安迷修,你是想问另一个世界对吧?”格瑞说。
“啊,是的。”
格瑞拿出一本书,翻开一页给安迷修,说:“在这个世界刚刚创建开始,创世神和另一个世界的创世神是世交,虽然那个时候另一个创世神创建的世界已经很强大。我想这个对你有用。”
“你从哪来的这本书?”
“从创世神那里拿的。”
“......”
格瑞和金离开书房,留安迷修一个人。
安迷修看刚刚那页,上面写着:

在另一个世界,那里很强,直到第一强国来了一位姓雷的国王,这位国王很强,和创世神成了好朋友。后来,过了几百年,第一强国的王后生下一个男孩,他眼睛很美,看到他眼睛的人都说里面装了星辰大海,他是国王的三王子。
最强大的巫师在三王子满月时去祝贺,当他看到三王子时便说他将是下一任王!

过了多年,三王子虽然很霸道嚣张(皮),闹过很多事,让国王很头疼,但他遇到骑士团的骑士长安迷修时却乖的像只猫。
国王很高兴,心想这骑士长说不定可以帮他治治三王子,结果两人却在一起了。
骑士长是一个很强大的Omega,能打倒很多Alpha,直到遇到了三王子。
有一个强大的Omega作三王妃,三王子将会更强大,于是国王为两人举办婚礼。三王子为了他的王妃,到世界各地寻找奇珍异宝,只为博王妃一笑。
两人的爱情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人们都祝福他们,连来婚礼祝福的人都挤得水泄不通。
两人的婚礼很盛大,也是整个世界里没有一个比的上的,现在也是。
[附一张两人婚礼时的画图]
安迷修一看,和梦中的一模一样,他翻开另一页。

结婚后,王妃生下一个小王子,小王子遗传了王子的黑头发和王妃清澈见底的绿瞳,人们祝福他们。这时巫师来了,却说了一句话:“小王子将会继承三王子的力量和王妃的智慧!他会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将会让子民们更加幸福!”
三王子和王妃很高兴,并给小王子取名为雷睿。他将会是一个明智、英明的王!

过了四年,国王病逝,三王子成了新的国王,可是他的大哥却心怀妒意。
国王登基那天,他把王后带走,把王后的记忆消除,还让王后回到十岁,把王后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国王十分愤怒,下令把大哥杀死。
他越来越想王后,开始了每天喝酒睡觉。王后的朋友玳瑁星的公主和王子把小王子带去找国王,国王看到年仅4岁的小王子,就决定不喝酒了,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王。
6年后,小王子已经10岁了。在小王子生日那天,巫师上门找国王。
巫师告诉国王巫师可以让国王去到另一个世界找到王后,他去了另一个世界无论过了多久年龄都不变,除了在那里长大的王后,期限只有3年。3年若还没有回来,将在那个世界消失。
但只有创世神才能做到,于是国王去找创世神,创世神同意了。国王让他的堂弟替他管理三年,在去另一个世界的当天晚上,却被小王子看到了。
小王子也要去寻找王后,不顾生命危险,趁国王不注意时溜了过去。

后面却是一片空白,安迷修把书合上,貌似明白了什么。如果他就是王后的话,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时他已经16岁了,他今年18岁,还有几个月就要19岁了。
“糟糕!”安迷修惊呼。
立马冲出格瑞家,格瑞看了一眼便去倒杯牛奶喝了。
他不会告诉安迷修这是创世神写的,是创世神叫他给安迷修的。

酒吧

“雷狮!雷狮!”安迷修来到酒吧,看到一旁的服务员,说:“雷狮呢?”
“老板在休息室......”
“快带我去!”

“雷狮!”安迷修猛地把门打开,看到雷狮和雷睿在里面休息。
“爹爹你怎么来了?”雷睿揉揉眼。
安迷修没说什么,却吻住雷狮。

【雷安】(ABO)痕迹(5)

雷狮Alpha酒吧老板,安迷修Omega大学生

雷狮看到扑在自己怀中睡觉的安迷修沉默了......
一旁喝酒的人也沉默了......

“哈哈哈!安哥明明酒量不好嘛!”一个突兀的声音响出。
格瑞皱眉,夺走金手中的啤酒,“金,你怎么喝酒了?” “是,是凯莉给我的......”
格瑞扫了眼瑟瑟发抖的凯莉。
“怎,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给金喝呢!”凯莉装作赏月的样子不敢看格瑞,谁爱看就看,我可不敢......
格瑞叹了口气,“金,你该去睡觉了。”便把囔囔着要喝酒的金抱着回去了。
雷狮看到格瑞和金远去的背影,沉思......
“安迷修也该睡觉了,对吧?”凯莉凑到一旁说。
雷狮眼睛亮了亮,一本正经地对大家说:“各位,我先带他回去了。”
看着把安迷修抗在肩上往自己住的别墅去的雷狮,大家没说什么,默默的碰杯喝酒。
出来玩还虐狗......

【一个空旷的地方

“喂安迷修,原来你就这两下子啊。”黑发男生拿着大锤子说。
[他,他不就是上次那个梦中的人吗!?]
安迷修看到这个人很惊讶,居然第二次遇到了。等等,他刚刚叫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呵。”棕发男生手持双剑。
“恶党,你在学校做了那么多不良事件,我要替学校制裁你。”他举着右手的剑指向黑发男生。
“就你那两荧光棒,还装B。”黑发男生撇撇嘴,“你那幼稚的骑士道,还敢制裁我,呵,没马的骑士?”
“你!那你还没船的海盗呢!”
佩利突然闯进来,大喊:“雷狮老大!你老爸给你买了艘船!!!”
“......”
“噗......看来我不是没船的海盗了呢,没马的骑士。”
“雷狮,你别惹我生气。” 棕发男生眼里满是怒意。
雷狮勾了勾唇,“那我就惹你生气 ,没马的骑士~”
说完,只见棕发男生冲向雷狮,雷狮用锤子挡住双剑的攻击。
只见黑发男生突然笑了。
“安迷修,马我没有,但三王妃我还是有这个位置的,你要不要当三王妃?”雷狮舔了舔唇。
“你!”棕发男生一听,立马离雷狮远远的,“你做梦!”
“到底是不是梦还要看你的了。”
“什么?”棕发男生疑惑着,却被一记手刃昏到了。
卡米尔扶住晕倒的男生,看了看雷狮。

这时安迷修终于看到棕发男生的脸了,却......】

一个沉重的身躯压着自己,毛绒绒的东西在鼻子下面,痒痒的。
安迷修睁开眼,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又转头看了看窗外的海,浪花拍打的声音响在他耳旁。
大海真美啊......要是这么重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就好了。安迷修心想。
不对,我房间的窗不对着大海啊......
安迷修越想越诧异,低头看了看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 “卧槽你谁啊!?”安迷修猛的起身把压在身上的“东西”推到旁边。
“唔......” “东西”不满的哼了一声,安迷修感觉自己腰上的手紧了紧。
难道是......
安迷修把“东西”的头抬起来。
“啊啊啊啊!!!怎么是你!”
“嘶......声音小点,别吵到睡觉的人......”雷狮蹭了蹭安迷修的下巴。
“......那你告诉我我怎么在这里啊!!!”安迷修试图推开雷狮,推了几下打算放弃。
“昨天你喝醉了,我带你过来这边睡觉。”
“那你为什么不送我回去!”
“没钥匙!”
“......你就不懂叫他们开门吗!?”
“他们都在喝酒......”
“......那我为什么和你睡觉。”
“因为你睡我的房间啊。”
“那为什么不带我去睡客房啊!?” 安迷修捂脸,感觉自己的清白都没有了。
“爸爸!”雷睿打开门,看到床上的两人,“......”
“小睿你不要误会......”安迷修辩解道。
“你们是要给我生小宝宝吗?”
“欸!?没,没有,我们只是......”
“我喜欢妹妹。”
“......”
“我叫诶米哥哥晚点给你们做早餐,爸爸加油!”说完雷睿就关上门。
“......”
雷狮则趴在一旁兴趣盎然看着安迷修,说:“不然,我们给小睿造个妹妹吧?”
“!?”安迷修红了脸,拿起一个抱枕打雷狮,“你做梦!!!”

等两人漱洗完下楼去吃早餐时,雷睿和卡米尔已经吃了一半。
“埃米?你怎么在这?”安迷修看到在厨房忙碌的埃米问道。
“呃......是,是因为......”埃米慌乱的挠了挠头,支支吾吾。
“他来这边做早餐。”卡米尔说。
“这样啊!”安迷修恍然大悟,坐下吃早餐。

吃完早餐的安迷修被雷睿拉打游戏。
屏幕上一个大大的“Game over”,安迷修已经不知道第几个了,看看旁边一脸不开心的雷睿,安迷修满是歉意的说:“对不起,小睿,我没玩过。”
“你这么大还没打过游戏?你之前都干什么去了。”雷狮在一旁说。
“当然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啧,”雷狮一脸嫌弃,坐在安迷修后面伸手握住安迷修拿着的手柄,下巴放在安迷修的肩膀,手把手教:“看好了。”
雷狮呼吸出来的热气冲着安迷修的耳朵,安迷修愣了愣,“哦,哦好。”
这个位置有点......暧昧呢。

安迷修因为这个位置没有好好学习打游戏,硬是被雷狮气死。
“你怎么和以前一样,老是打不好游戏。”
“什么叫和以前一样?”他以前没见过雷狮吧?
“没什么......”雷狮没有解释,出了门。
安迷修看着雷狮远去的背影,没说什么,但还是感到蹊跷,于是偷偷跟上雷狮。

万万没想到雷狮居然来健身房运动,安迷修在不显眼的角落偷偷观察,但还是没发现什么。
为什么说和以前一样?安迷修沉思着,他觉得雷狮好像知道着什么 。
冰凉的东西碰到自己的左臂,安迷修抬头看到雷狮给他一瓶冰水。
“别藏了,早发现了。”雷狮在一旁坐着喝水。
万万没想到自己潜伏了这么久还以为没有露出破绽,结果早就被雷狮发现了 。
安迷修接过冰水,没说什么。
“你想问我为什么知道你一些事情?”雷狮说。
安迷修转头看雷狮,后者想了想,说:“除非你和我打一架,你赢了我就说。”
“好。”

两人在空地站好,安迷修一个左勾拳朝雷狮,雷狮躲开了,朝安迷修踢了一脚,安迷修用手反击,雷狮的力很大,一般人接上手都要骨折了,安迷修却还来了一个肘击,过了许久,两人不分上下,周围越来越多的人过来看。
“喂安迷修,原来你就这两下子啊。”雷狮说。
安迷修忽然愣住了,于是被雷狮一招倒地。
“看来我赢了。”雷狮说。
安迷修没说话,只是起身去喝水。
“喂雷狮,你以前和我打过架吗?”
在擦汗的雷狮愣了愣,说:“没有啊。”
“哦。”
安迷修没说什么,却想起了那个梦。
【“喂,安迷修,原来你就这两下子啊。”】
语气,声音都一模一样,居然还有一种熟悉感......

安迷修回到社团住的别墅里。
他感觉浑身是汗,于是去洗了个澡。
他低头看到腰上有一个王冠的印记,上面还有一个L。师父告诉他从捡到他的时候就有了。
难不成,这个印记和雷狮也有关系?

洗完澡后,安迷修拿出手机搜索,却没有看到一条关于这个印记的事情。
安迷修只好暂时先不管,等回去在图书馆找找。
安迷修感觉有点困,最近自己真是很会睡觉呢......

[]是安迷修在梦中说话的。
隔了好久才更,因为开学,而且初二要会考,所以现在好忙好忙呢......゜゜(´□`。)°゜。ワーン!!
我觉得自己写的好烂......但还是会周末尽力每天都更!ヽ(•̀ω•́ )ゝ

【雷安】(ABO)痕迹(4)
在电脑上用wps结果转到手机上不能复制!?而且不能分享到lofter,心塞塞_(:з」∠)_
只能看图了......(´இ皿இ`)

【雷安】(ABO)痕迹(3)

雷狮Alpha酒吧老板,安迷修Omega大学生

安迷修刚洗完澡,一出来就看到手机响了几下,是同一个社团的金发来的信息:

安哥!过几天我们要去A市玩,你要不要一起去呀?

去A市玩吗?安迷修想,算了,放松放松吧。
他回复道:好。

过几天,机场......
“安哥!这里!”金向安迷修挥了挥手,安迷修看到了向他们走去。
金,格瑞,凯丽,安莉洁,艾比,埃米和安迷修是这次去A市的人。
看到大家都是成双成对,除了自己一个人,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
没过多久就登机了,安迷修找到自己的位置,自己右边的位置还没有人来,安迷修想,这个人会是怎么样的呢?
“爹爹!”
!?Σ(っ °Д °;)っ安迷修缓慢的转过去,看到自己右边坐的居然是前几天那个小男孩!?
“怎,怎么是你!?”
“嘻嘻,因为我要去A市玩啊!爹爹你也去吗?”
“不要叫我爹......”
“爹爹!”
“我说了不要叫我......”
“爹爹!”
“我......”安迷修已经放弃了。
“对了,你的爹爹呢?”安迷修问?不可能让孩子一个上飞机吧?
“就在这啊!”小男孩笑嘻嘻地看着安迷修说。
“.......”
“我爸爸他们坐在后面啦~”
“哦。”
这时,空姐的声音传来:
“女士们,先生们
欢迎你乘坐AT航空公司 航班ATSJ 由L市前往A市。
为了保障飞机导航通讯系统的正常工作,在飞机起飞和下降过程中请不要使用手提式电脑,在整个航程中请不要使用手提电话, 遥控玩具 , 电子游戏机 , 激光唱机 和电音频接收机等 电子设备 。
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现在有客舱乘务员进行安全检查。请您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座椅靠背和小桌板。请您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妥善安放在头顶上方的行李架内或座椅下方。本次航班全程禁烟,在飞行途中请不要吸烟。
谢谢。”

乘客们都系好安全带了,雷睿却不懂,他湿漉漉的眼神看着安迷修,“爹爹......”
“好啦,我帮你系。”
安迷修俯身过来拿安全带,却感觉一双手按在自己的头,一个吻贴在自己的右脸颊。
安迷修的脸“唰”的红了,他立马拿到安全带,快速系好,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把头向左转,看窗外的风景。
“噗,爹爹你被小孩子亲还害羞啊。”雷睿看着安迷修露出了通红的耳朵。
“......我,我才没有害羞!你快点休息吧!”安迷修恼羞成怒,转过头揉雷睿的头。
“轻点啦!轻点啦!”雷睿摆脱安迷修的魔掌,“好疼诶.......”
“对不起,”安迷修检查一下雷睿的头,“让我看看你的头。”
雷睿愣住了,他偷偷伸出手环住安迷修,他不敢抱,怕下一秒就不见了。
......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安迷修已经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雷睿,爹爹,你呢?"
“都说了不要......算了,在下叫安迷修,在下想做一个骑士。”
“哈哈哈骑士,好幼稚啊!”
“......”
雷睿看到安迷修不理他,他在安迷修耳旁小声说:“其实一点都不幼稚哦!很帅的~”
“那当然。”
.......
不知过了多久,雷睿已经睡着了,安迷修看着他的脸,心想,雷睿......怎么感觉好熟悉,我居然已经习惯他叫我爹爹了,才多久的事呀。

【看着在婴儿床熟睡的宝宝,一个男人来到身旁说:“我们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好呀!你想取什么名字?”
“叫xx好不好?”
“嗯~我喜欢这个名字!”
“你喜欢就好。”语毕,男人吻了他。

xx?为什么?为什么这里我听不到声音了?那个孩子是谁?为什么感觉好熟悉,那个男人是谁?我......是谁!?
没人给他回应,反而刚刚的对话居然在他耳边重复不知多少遍。
不要不要!我不要听了!住口!住口!
对话反而越来越重复,无处都传来对话的声音。
不!不!他捂住自己的耳朵

耳边却突然传起熟悉的声音:我亲爱的宝贝,你要快快长大呀,到时候爹爹带你去玩好不好?】

安迷修突然醒了,他浑身冷汗,用手擦了擦脸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流了眼泪。
一旁的雷睿说:“爹爹!你刚刚一直在说‘不!不!’好像在做噩梦,我有点担心你,把你叫起来了。”
“没,没事。飞机快要下降了,我们准备一下吧。”安迷修勉强的笑了笑。
“......好。”雷睿感觉安迷修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是没有说出口。

xx?为什么说名字的时候我居然看不到,这个梦好奇怪,为什么,我最后居然听到了我的声音。安迷修一路上都在想这些,不小心撞到前面的人。
“唔......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前面的人转过来看安迷修,愣了愣。
安迷修也愣了愣,“是,是你!?”
被安迷修牵着手的雷睿却跑去抓住男人的手,说:“爸爸!”
“爸,爸爸!?”


写到这章突然发现我居然没有让安迷修说在下,但是改也不太好了,于是就这样吧!
其实我想再多写的,我闲少,但是还是见好就收吧(小声)_(:з」∠)_
【   】是在梦境时。

【雷安】(ABO)痕迹(2)

雷狮Alpha酒吧老板,安迷修Omega大学生

安迷修回到了宿舍,头还是有点晕,他坐在床上,回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劝艾比不要喝酒,然后被灌了一口,就睡着了,然后......然后?他想不起来怎么会在酒店,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艾比

“喂.......” “安迷修!你昨晚去哪了?”
安迷修揉了揉被吼的快聋的耳朵,说:“我........我也不知道。”
“什么叫你也不知道?你知道我早上起来问埃米你去哪了我有多担心你吗?”
“对不起......”
“对你个大头鬼啊!哼,本小姐生气了,下午陪我去逛街。”
“......好。”

挂掉电话,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这都发生了啥呀,去酒吧安慰失恋的艾比,结果无缘无故被一个男人带到酒店睡觉,那个男人还认识自己!? “算了,”安迷修不想管这些了,“说不定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到了下午,艾比在商业街买了好多东西,安迷修在后面拎着袋子。
怎么感觉,跟女生去逛街比抗沙袋跑几公里还累啊。安迷修气喘吁吁的想。
艾比看了看安迷修,心想带安迷修去吃点东西吧。
“安迷修,我看你也挺累了,不然本小姐带你去吃点东西?”
“诶?好呀好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两人在附近找找吃的,看到了一个刚开张的咖啡馆。

“我们来这里吧?”艾比建议道。
“好。”
虽然是刚开张,但是人却很多,两人在靠墙那里找到了位置。
“不好意思,我去洗个手。”安迷修对正在看菜单的艾比说。

他刚走进厕所就撞到了一个小男孩。
“哎呀!”
“小朋友,你没事吧?”安迷修连忙扶起小男孩。
“哼,只是摔倒了而已。”小男孩站起来拍了拍脏了的衣服。
没事就好。安迷修在心里想。
男孩看了看安迷修,眼睛亮了亮,突然抱住安迷修,大喊:“爹爹!”
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男孩却一点都不在意,把头蹭了蹭安迷修的腰,“爹爹我好想你呀!”
“谁,谁是你爹爹了?你认错人了,”安迷修看着黑头发,绿色眼睛的男孩,“我不是你爹爹,我都没结婚呢!”
“我不管!你就是我爹爹!当初你抛弃我们,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男孩死死抱着安迷修。
看到周围看向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了,安迷修有点囧。他把小男孩抱出去,一出厕所就把小男孩放下了。
“听着,”安迷修说,“我才不是什么爹爹,我没有结婚,更不可能生出孩子!你认错人了,快去找你的爹爹吧!”
小男孩却心不在焉,左耳进右耳出。“明明你就是我爹爹......”
“我都说了我不......”
“小睿!”一个戴帽子的黑发男生跑了过来,“你怎么在厕所待了那么久?”
安迷修看了看这个男生,看起来他们认识,而且发色挺像,样子也挺像,那么......
“这位先生,你就是他的爹爹吧?”安迷修说,“你要好好管自己的孩子,他刚刚还误以为我是他爹爹!?要是别人早就把他给拐......”
“我不是他爹爹。”
“对呀,他不是我爹爹。”小男孩也说。
“.......”安迷修有点懵。
“我们去吃甜点吧。”
“好!”
安迷修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去的两人,什,什么鬼?等等!安迷修看到两人居然坐在他们前面的位置......

“安迷修!你怎么那么久啊?”
“不好意思,发生了一些事情,”安迷修坐下来笑了笑,他翻开菜单,“我要一份美式冰咖啡......”
点完餐,安迷修抬起头就看到那个小男孩,小男孩恶劣地对他笑,这个笑容,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安迷修?安迷修?你怎么了?”艾比挥了挥手,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
“额......没什么。”
“怎么感觉你有点心不在焉啊?”
“哈哈哈......没有啊。”

雷睿看到安迷修不理他,居然和一个女生谈笑风生,有点不开心。
“哼!那个老阿姨那么丑,干嘛理她?”雷睿嘟囔着。
“小睿?你怎么老看后面?”卡米尔问道。
“没什么,卡叔叔,后面的画我觉得很好看呢!”雷睿笑嘻嘻的说。
“哦。”卡米尔没想什么,吃了一口芒果千层。
趁卡米尔低头吃千层,雷睿对安迷修吐了吐舌头 。
安迷修看到了没说什么,心想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啊......


其实我让小睿想取名叫雷晏的......但是还是算了_(:з」∠)_